原来是这样

那是99年7月28日,北京去年最热的那天。吃了晚饭后,我热得不行,并拿起书本,一人来到西校园的树丛里歇凉、看书。我特意挑了一个位置特别的地方,说特别,是因为这个地方,正中有一块可以坐的小石头,四周则秘密地由一些说不出名的南方小树丛覆盖,要是不十分仔细,很难发现从外边进入这块石头的小道。从里边看外边,十分清晰,从树丛看里边,则几乎什幺也看不见。

那天傍晚实在是太热了,我看书看着看着,不知什幺时候就困得不行,一下子便“滴答”起来,也不知什幺时候,一阵嬉戏的耳语把我嘈醒。醒来一看,我当时尴尬得不得了,一对男女不知什幺时候已经端坐在我树丛外边,尤其让人难堪的是,那个女的下身的裙子已被掀至腰间,那个男的正用手抚摸哪个女的的下身,那个男的下身也是几乎全部暴露出来。

我想起身离开,但眼前的状况,几乎不允许我发出任何声。一则我无法解释当这对男女进来,我为什幺不马上离开的理由;二则眼前的场面……

正在此时,突然,哪个男的突然把下身的阴茎掏出来,就往女的嘴巴塞……说实话,三十一年的对男女之事的反感与迷惑,一到此时,全部冒了出来。我突然觉得下面涨得厉害,十分难受,乳头也好像有几百几千只蚂蚁在啃一样,痒极了。随着那女的嘴巴上下啃男的的阴茎,我益发难受,只觉得下边好像全湿了,好像来例假一样。

那对男女很投入,直到最后男的把阴茎从女的下体拔出来,男女穿好、整理好衣服走以后,他们始终没有发觉里边还有一个“偷窥者”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研究生女宿舍的。回到宿舍后作的第一件事,是到水房用凉水冲了平身第一次凉水燥。那晚我真的失眠了,一晚都睡不着,眼睛一闭,草丛中那对男女的的所有情景就不由自主地一一浮现在眼前……

那晚之后,我觉得自己的确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多幺的虚伪,实际上我比任何女人都更想男人。种种梦幻中的想法,都让我觉得无地自容。我经常趁同宿舍的去上课之机,借机留在宿舍拚命的手淫,但发现还是不能得到彻底的满足,我发现自己的确彻底崩溃了。

有时全身燥得不兴行,我竟然一个人去4号楼前徘徊,谁都知道4号楼经常有民工流氓,整个女生楼几乎是谈4号楼就色变,一到晚上,几乎没有人敢去4号楼。说来也怪,经管我自己也说不清去4